久赢国际最新登陆网址

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完形疗法

发布时间:2018-07-04

历史渊源

  培尔斯所发展的完形咨询法是存在主义咨询法的一种,其基本前提是:如果人要达到成熟,就必须寻找在本身的生活方式中,自己所应负起的责任。当事人的基本目标是去察觉他们正体验到什么及自己做些什么。通过这种察觉达成自我了解,并得到足以修正自我的常识,从而学习到如何对自己的情感、思维和行为负责。由于看重的焦点在于当事人对现实环境的察觉,因而其取向可谓是现象学的;又因为该咨询法的基础是在此时此地,故同时也是存在取向。换言之,此刻的存在,用牵涉到一个人之过去与未来的过渡阶段。因此,该咨询法要求当事人将其有关的过去与可能的未来带入此刻,然后直接去体验它们。由此可见,完形咨询法是生动、活泼的,它能实际的增进人们的直接体验,而非仅抽象的谈论情境。同时,该咨询法是体验性的,当事人必须去摄取与咨询者交互作用时的情感、思维与行为。完形咨询法的功效取决于当事人在咨询过程中愿意坦露自己的意愿有多少。若有疗效,即是源自于两人愿意坦诚接触,而非由于咨询者所使用的技术或所作的一些合理说明。

  咨询者的角色之一是便是:设计一个实验(experiments)以增进当事人对自己在做什么及如何做的自我察觉,通过这种察觉使当事人能够看到可以改变他们自己的其他可能选择,当事人因此被要求要自己主动去看、去感觉、去感应在和去说明,而不是被动的等待咨询者给他们洞察和答案。

  培尔斯同时也受到同时期一些知性潮流的影响,包括:精神分析、存在主义及现象学等。例如,从完形疗法强调身体体验如呼吸法、能量状态、体察身体某些部位所受到的阻碍感等观点,可看出这些受到莱何(Reich)的影响。尽管培尔斯在发展完形咨询法的过程中亦受到精神分析学概念的影响,但他在某些范围内也讲到一些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所提及的问题。不同的是,弗洛伊德对人的看法基本上是机械的、功能性的,而培尔斯则强调从整体的观点来看待人人格,即人的每一部分都与整体紧密联结。其次,弗洛伊德仅注意个体在儿童年时期被压抑的内在心理冲突,培尔斯则强调控察个人目前所处理情境的重要性。此种取向的重视过程,远胜于对内容的注意,即认为此刻所经验到的,比所表达的内容更为重要。培尔斯认为就达到自我了解之目的而言,了解一个人现在如何表现,远比注意他为什么会如此做来得重要。


理论依据

主要概念
人性观

  完形咨询法的人性观主要以存在哲学与现象学为基础。认为真正的常识是由知觉者的马上体验而产生。咨询的目的并不在分析,而是在于整合一个人不时存在的内在冲突。[重新拥有]个人曾经否定的部分,以及整合的过程需要逐步渐进,直到当事人坚强得足以继续自己的成长为止。而通过察觉,一个人可以作决断,并且因而生活得更有意义。

  完形咨询法基本上假设个人能有效地处理生活上所发生的问题,特别是能够完全察觉发生在自己周遭的事情。人们经常用种种不同的方式去逃避某些可能面临的特定问题,因此,在其成长过程中往往会形成一些人格上的障碍。对此,完形咨询提供了必要的处理方式与面对挑战的技巧,它帮助当事人朝着整合、坦诚,以及更富有生命力的存在迈进。

  完形理论对于导致改变所做的假定是,大家越不想成为怎样的人时,大家越会保持不变。根据贝瑟(Beisser,1970)对于导致改变的理论指出,当大家察觉到大家是怎样的人(相对于努力想成为大家并不是的那种人)时,大家就会改变。对当事人而言,重要的是,尽可能完全地认清自己当时的处境身份,不要自己不是那种人而拼命想成为那种人。

此时此刻

  依培尔斯之见,除了[此时此刻],没有东西是存在的。因为往者已矣,来者则尚未来临,只有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完形咨询法的主要理念之一就是:强调此时此刻,强调充分学习、认识、感受现在这一刻,留恋过去就是在逃避体验现在。

  波尔斯特(Polster,1973)曾根据[存在与现在](now ethos)的思想提出一个命题[力量存在于现在](power ia in the present)。他认为,对许多人而言,[现在]这股力量已丧失。他们不知把握此时此刻,却把精力虚掷于感叹过去所犯的错误,苦思冥想该如何变化生活,抑或虚掷精力于未来无止尽的抉择与计划中。当他们把精力投向追忆过去或冥想未来时,[现在]的力量便消失无踪。但波尔斯特(1987a)也指出:若把咨询焦点过度集中于此时此地,也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他认为应适度地让当事人说出他们自己的故事,其中可能包括对其过去现在及未来同时进行咨询。

  为了有效帮助当事人接触现在,完形咨询者常会问[是什么]和[如何]的问题,而很少问[为什么]的问题。为了增进当事人对现时的察觉,咨询者鼓励以现在式对谈。咨询者常会问类似这样的问题:[现在发生了什么事?[现在进行什么事?][当你坐在这里试图表达时,你体验到什么?]、[此刻你察觉到什么?]、[你如何体验你的恐惧?]、[你如何试图从此刻中退却?]等等。培尔斯(1969a)认为:当一个人在平息激烈情绪反应的情境下,才能思索为什么他(她)会有如此之感受,而[为什么]的问题只会导引当事人去编造合理化的说明及[自我欺骗],进而离开此放慢马上性的体验。更明白的说,[为什么]的问题将导致当事人不停地、顽固地去思索过去从而助长他们抗拒去体验现在。

  从回答完形咨询者所问的问题与进行的练习当中,可发现当事人用来逃避现实的方法。大多数人只能短暂的停留在现实里,他们总是在找寻截断现时之流的办法,同时常仿佛与现时经验无关似地提及自己的感情,不去体验他们此时此地的感受。培尔斯从事完形咨询的宗旨就在于帮助人与现实活生生的接触与体验,而不仅是去谈论经验而已。因此,假使当事人一旦谈及悲伤、痛苦或迷惘时,咨询者就会尝试用各种方法来让当事人现在就去体验悲伤、痛若或迷惘。倘若一味地探讨困扰人的问题,极可能会变成一场无解的讨论,或是无止境地探索问题潜藏意义的一种文字游戏。就心理层面而言,这是抗拒成长的方式之一,同时也是某种形式的自我欺骗。因为在面对问题、总是讨论时,当事人常会欺骗自己并以为自己正在解决问题,甚至认为自己已更进一步向成熟阶段成长。为了降低这种危机,咨询者在辅导时应该设法增强或夸大某些情感的表现。例如,在团体辅导过程中,咨询者可请其中一位自觉能取悦他人或符合他人希望的当事人,马上在该团体中去取悦某些成员。

  综前所述,完形咨询法是否就主张忽略过去?如果说完形咨询者对当事人的过去并不感兴趣是不正确的;事实上,完形咨询者认为,当过去与一个人现时功能的重要课题有所关联时,过去就是重要的,当过去与一个人现时所表现的态度或行为有关联时,就要尽可能的把那些过去带入现在的东西加以处理。因此,当当事人谈及他们的过去时,咨询者将要求他们藉着重演过去而将之导入现在。咨询者引导当事人[将想象带到此地](bringthe fantasy here),试着再次体验先前所经验过的情感。诸如:不仅要当事人谈论童年时期与父亲相处间不愉快的创痛,而且要当事人在想象中变成那个受创伤的儿童,直接与父亲谈话。通过此种想象历程,再度体验当初所受到的伤害进而释放该伤害,再运用潜力的发挥达成进一步的了解及解决。

未完成事件

  完形咨询的另一个重要焦点为[未完成事件](unfinished business),它系指未表达出来的情感,包括:懊悔、愤怒、怨恨、痛苦、焦虑、悲伤、罪恶、遗弃感等。虽然这些情感并未表达出来,但却与鲜明的记忆及想象联结在一起。由于这些情感在知觉领域里并没有被充分体验,因此就在潜意识中徘徊,而在不知觉中被带入现实生活里,从而妨碍了自己与他人间的有效接触。未完成事件常会一直持续存在着,直至个人勇于面对并处理这些未表达的情感为止。就未完成事件的影响而言,波雨期特(1973)认为,[这些未完成的事情终究会被设法去实现,当它们蓄积了足够的力量时,个人进而会受到偏见、担忧、强迫行为、被压抑之精力及许多自我挫败(seff-dereating)行为的困扰]。

  由于过去未被认知的情感所衍生的一些非必要性的片断情绪,扰乱了以现在为中心的察觉。根据培尔斯(1969a)的观察,懊悔是未完成事件中最常见、最恶劣的一种。依照他的看法,当人们懊悔时就把自己给困住了,既不愿让懊悔就此算了,也不能做坦诚的沟通,除非把懊悔发泄出来。因此,培尔斯主张把懊悔表露出来是必须的,未表露出来的懊悔经常会转变成罪恶感。换句话说:[无论何时,当你有罪恶感时,就去找出懊悔的原因,并把它表达出来,简化原来纷乱的要求],则问题自可迎刃而解。

  例如,一个从来没有真正感受到母爱的人,在他身上便可以发现未完成事件是如何困扰着他,同时出现在他的一些行为当中。他也许会怨恨他的母亲,因为不管他如何表现以寻求母亲的赞美,但母亲却总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么的笨拙。因此,他把对需要母亲赞美的需求,转化为对女性的追求,用以证明他是一个有用的男人。仅管他运用了各种策略来让女人赞美他,但总还是觉得不满足,这便是未完成事件妨碍他与女性有坦诚的亲密关系使然。因为他的需要是儿童式的,而非成人式的。在他能体验到真正的满足前,他必须先去完成未完成事件的体验,换言之,他需要回到原来的未完成事件上,把原来不为人知的失望与愤怒的情感表达出来,解决原存的僵局。

  [困境](impasse)或称为[胶着点](stuck point ),是指个体认为自己无法支援自己,而必须寻求外援的一种情况。解困常用的方法包括操纵别人,但这种方法虽能代替自我支援,却无法成为自我真正的养分来源(Yontef,1993)。身处困境时,当事人会想藉着扮演脆弱、无助、愚蠢、或低能等角色来改变环境。咨询员的任务在于协助他们突破困境,使成长成为可能。咨询员可以提供情境并鼓励他们充分去体会其中胶着的经验,使他们能够接触到自己的挫折感。如果当事人能够认清并接受自己是怎样的人,而不是只希翼成为怎样的人,那么他们将更可能有所改变。完形咨询法背后所根据的理念是,个体都有自我实现与追求成长的倾向,以及如果他们接纳自己所有的方面而不加以做价值判断的话,他们就能够开始有不同的思考、感受、与行为。

逃  避

  逃避(avoidance)是一个与未完成事件相关的概念。它所指的是人们用来避免面对未完成事件、避免去体验未竟情境所引发的不愉快情绪所使用的工具。培尔斯(1969a)认为,大多数人都宁可逃避体验痛苦的情绪,而不愿去做必要的改变。因此,他们会变得迟钝、无法突破僵局,从而阻碍了成长的可能性。培尔斯也提及,灾难的预期是大家自己想象出来的,它使人们心理变得迟钝,诸如:[如果我充分地表达我的痛苦,对方会觉得难以忍受,而将永远不再理会我];[如果我向我生命中最亲密的人物表达我的愤怒,他们将离开我];[如果我对我会失去的表示哀悼,我便可能会深陷于沮丧当中,永远跳不出那个无底洞。]

  培尔斯认为,上述那些想象大家缺乏活力,因为利用那些想象,大家逃避了生活中必要的冒险。因此,完形咨询者鼓励当事人在咨询阶段,充分表达以前从未直接表达的紧张情绪。如果当事人表示害怕触及其潜藏的怨恨及恶意,咨询者也许会鼓励他们就把自己变成怀有怨恨及恶意的人,然后去表达这些负面的情感。藉着体验当事人原来极力排斥的自己的另一面,便开始一个整合的历程,让自己超越并克服原阻碍其成长的僵局。通过超越逃避,当事人就可扫除阻碍现在生活进行的未完成事件,而迈向健康与和谐。

精神官能症的各个层面

  培尔斯(1970)把成人的人格以洋葱的皮来做比喻,即一个人若要达到心理成熟的境界,必须剥除神经症候方面阻碍个人成长的五个层面。它们包括:
  1、虚伪。
  2、恐惧。
  3、僵局。
  4、内发展。
  5、爆发。

  大家面对的第一个层面是虚伪(phony),它指的是以刻板及不坦诚的方式与人应对。在这一层里大家只有是在玩弄心机而迷失于各种角色扮演中,同时藉着虚伪的表现,而生活在自己或他人创造的想象中。但一旦了解到自己的虚伪而欲往坦诚改变时,大家就会感到痛苦和不愉快。

  第二个层面是恐惧(phobic)。在这一层里,由于看到了连自己都无法认可的一面,大家因此而感到痛苦,并设法去逃避它,同时拒绝去接受实际上的自我突然现身。此时大家产生灾难性的恐惧,以为如果一旦知道了真正的自我,或把自己真正的一面呈现在他人眼前,则一定会遭到拒绝。

  再次一层是僵局(impasse)。所指的是在大家迈向成熟历程中的一个停滞点。在这一层里,大家自认本身并无资源来帮助自己,如果没有环境的支撑来超越这个停滞,大家将无法生存下去,于是大家企图去操纵环境,认为这是大家去看、去听、去感觉、去思考和为自己作决定的时刻。在僵局这一层里,大家常有死寂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如果希翼获得活力,就必须超越这一僵局。

  如果大家愿意去体验上述之死寂感,而不否认或逃避,这时就可进入内发展(impolosive)。培尔斯认为,进入内发展是要达到坦诚的自我之必经阶段。藉着对死寂感与虚假作为的直接接触,揭开自己防卫的面纱,而开始触及真实的自我。

  培尔斯同时认为揭开内发展将引发出一个爆发状态,此即爆发层(explosive)。当大家接触爆发层时,原本欺骗和虚伪的面具将为之除去,大家将释放出原极力要假扮某角色时所蕴积的一切能量,而为了要变得坦诚及有活力,就必须达到痛苦或喜乐的爆发状态。

接触和抗拒接触

  接触(contact)在完形咨询的领域里,可说是促成成长与发生改变的必要条件。当大家与环境接触时,改变就无可避免的发生了。接触系通过看、听、嗅、触摸和移动等方式来达成。良好的接触指的是与他人自然地进行交互作用,但仍不失其个人的个体感。个人对环境的适应是一段不断变化而富创造性的历程(M.Polster,1987),而要与环境有效接触的首要条件就是敏锐的察觉、充满活力及自我表达的能力(Zinker,1978)。波尔斯特更认为接触是成长的活力泉源,它可能会伴随着强烈的兴趣、想象力与创造力,但这种形态的接触却仅存在于片刻间。因此,较正确的接触方式不仅要考虑与环境接触的层次问题,而且要注意最后状态的达成,尤其是在完成接触之后,常常需要某种形式的退却以便去整合所经历的东西。

  完形咨询者同时对抗拒接触的问题也极为重视。就完形学派的观点,抗拒指的是形成防卫,而逃避以完全真实的方式来体验现在。前述神经症候的五个层面即代表一个人将其精力积以维持虚假的方式。自我防卫机制的存在也阻碍了个人坦诚行为的表现。波尔斯特二氏(E.Polster&M.Polster,1973)曾指出了在完形咨询中被质疑的五种主要抗拒接触方式。此即[内化](intrijection)、[投射](projection)、[回射](retroflection)、[解离](deflection)、[混淆](confluence)。

  内化系指毫不排斥地接受别人的标准与理念,而不将其同化为与大家内心一致的想法。正因为大家未曾去分析和重组这些标准与理念,因此所接受的实际上与大家并不相容。当大家内化时,大家被动的去合并环境所提供的东西,而不花时间去弄清什么是大家想要或需要的。如果停滞在此阶段里,则当大家找到真正想要的东西时,恐怕早已筋疲力尽了。

  投射其概念恰与内化相反。在投射阶段里,大家否定了自己的某些部分,而将之指派给外在的环境。当产生投射行为时,大家将无法区分内在、外在世界的分际。那些与我形象不一致的人格属性,将不被承认是属于自己的,进而把他们归诸于别人身上。同样的,当看到别人具有某些人格特质时,拒绝承认自己也有。在逃避为自己的情感为自己本身负责的情况下,使大家自己也丧失了去主动改变自己的能力。

  回射指把大家愿意为别人做的事转回到自己,或是将希翼别人为大家做的事转回给自己。例如,在攻击别人之后,大家常会因悔恨而痛责和伤害自己,进而将攻击向内转为躲避自己。这种历程严重地阻绝了当事人与他人或环境间的互动参与。一般而言,这些功能性的不适应性是大家所难察觉的。完形咨询的部分疗效应于帮助当事人找到自律系统(selfregulatory system),并发挥其功能以实际地处理问题。

  解离指的是一种精神混乱的历程,使人无法保持持续性的接触。具有解离倾向的人藉着幽默的反复使用、不实际类化与发问,而不去述及自己的问题,以此来扩大与环境的接触(Frew,1986)。他们与环境的接触系建立在一种不协调的基础上,因而经常使他们在情绪上感到空虚。解离的作用使得情绪经验逐渐减少,那些具解离倾向的人在与别人接触时很少谈及自己,只是不断地谈论别人的事。

  混淆系指自我与环境的分化,无法有清楚的察觉。对于具有混淆倾向的人,内在经验与外在现实之间并没有清楚的区分。认为自我与环境不会产生冲突,同时会认为所有人都经验着同样的情感与思想。混淆是一种接触的形态,这种形态的当事人常期待着被接纳与被喜欢。他们与别人和睦相处的同时,并不轻易表达个人真正的情感与意见,这是一种他们认为让自己得到安全的方法。当一个人依赖混淆为一种接触形态时,一旦发生冲突便会产生极度的焦虑。混淆的方式使人们难以形成自己的想法并为自己表达意见,因此这种人常倾向于避免冲突,这使得他们很难去拥有真正的接触。咨询者常会拒绝当事人使用这种抗拒接触的沟通方式,他可能会问当事人:[你现在在做什么?此刻你感受到什么?你现在要什么?],通过这些问题使当事人逐渐察觉自我。

  内化、投射、回射、解离与混淆均为抗拒接触的形态。完形咨询者必须谨慎防范的是,在当事人未能察觉到这些历程时,就干扰了当事人与环境间的接触。所谓的[抗拒接触](resistance to contact)与[界线侵犯](boundary disturbance),指的是人们试图控制环境所使用的某些特殊接触形态。完形咨询法的观点是,接触是正常与健康的。因此,在对于这些抗拒接触的形态进行讨论时,要把焦点置于个人在察觉的历程中所在达到的程度。完形咨询会鼓励当事人逐步去察觉阻碍他们去接触的主要形态。

能量和能量的障碍

  在完形咨询的理念当中,特别注意能量(energy)的问题,包括:它在何处?如何使用?以及如何被阻碍等。能量受到阻碍亦是抗拒接触的另一种形式。它可能表现在身体某些部位的紧张。例如,藉着姿势变换、身体紧缩、颤抖、与别人说话时看别处、音调异常等,但这些仅是极少数的几个例子。

  秦克尔(Zinker,1978)曾说评论咨询者注意观察当事人能量之重要性。他认为当事人可能未察觉到他们存在的能量,也不知道能量在那里,同时他们也可能以负面的方式去经验它。依他的观点,咨询应包括能量的动向在内,藉以唤醒和鼓励当事人,使其明了咨询者实际上并不能成为其能量的来源。而咨询者的工作之一,就是要对当事人找到其能量被阻碍的方式,并且把这些被阻碍的能量转移到合适的行为上。上述过程最好是在当事人愿意合作的情况下进行。咨询者同时也可以藉此学习迎接抗拒,并应用此经验做为其强化咨询工作的方法,进而帮助当事人了解如何以身体的各项征兆来表现其抗拒心理,而不仅止于协助当事人消除那些征兆而已,如此当事人即可充分去控制紧张的状态。例如,藉着夸大自己紧闭的嘴与抖动的腿,当事人便会发现自己的能量将会分散,而变得虚脱无力。

操作方法及过程

咨询目标

  完形咨询法的基本目标在于达到察觉的状态,以及经由察觉而获得更多的选择,及肩负更多的责任。察觉包括:了解环境、了解自己、接纳自己,以及能与别人会心接触。察觉能力的提升与丰富化,本身被认为就具有疗效。未能察觉的话,则当事人就没有工具去进行人格改变。有了察觉之后,他们就有包容力去面对与接纳自己原先拒绝接受的部分,并能充分地去体会这一部分的主观性。于是他们会变得逐渐统一与完整。在当事人停留在察觉状态时,重要的未完成事件总是会浮现出来,此时就可以在咨询中加以处理。完形咨询法是帮助当事人去注意到自己的察觉历程,使他们因而能够负责,能够有所筛选地做选择。在当事人与咨询员真诚相会的背景下,察觉就会出现(Jacobs,1989;Yontef,1993)。

  正如大家在存在主义咨询法里所提过的,大家持续处于再改造自己与发现自己的历程中,大家的自我认同感并非是静态的,而是当大家面对新的挑战时,就能发现自己的存在有新的面貌。完形咨询法基本上是人与人之间的会心经验,其间,当事人常会往其他的方向移动。这些方向也就是完形咨询法要矫正的一般性目标。秦克尔(1978)曾将之列出大纲,即若要有具疗效而坦诚的会心,则当事人必须要能:

  ●对自己的察觉愈来愈多。
  ●逐渐承担起自己经验的责任(相对于过去要别人为自己的思想,感情及行为负责)。
  ●学习技巧与领悟正确的价值观,使他们既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又不会侵犯到别人的权利。
  ●更能察觉到他们所有的知觉。
  ●学习去负起本身行为的责任,包括去接纳他们行为的结果。
  ●从寻求外在环境的支撑,转变成寻求内在支撑。
  ●渐能向别人要求帮助,同时也能给予别人帮助。

  培尔斯的思想保持了人本主义的精神,他认为,大部分人都只发挥其部分的潜能。大家的生活是定型、陈腐的,大家一再地扮演相同的角色,而极少设法再创造大家的存在,更别提去充分利用此时此刻的各种可能性。因此,培尔斯主张,如果大家能够发现自己是如何地在阻碍自己发挥全部的潜能,那么大家就可以学习到许多方法来使大家的生活更充实,而使这个潜能发挥的基础即在于,大家要使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充满朝气蓬勃的态度。换言之,咨询的主要目标就是在协助当事人生活得更充实。

 

[1] [2] [3] [4] 下一页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格式塔疗法

上一篇: “格式塔疗法”及其九项原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