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赢国际最新登陆网址

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格式塔疗法

发布时间:2018-07-04

一、历史渊源

   完形心理学又称格式塔(Gestalt)心理学,是西方现代心理学的主要流派之一,1912年在德国诞生,后来在美国得到进一步发展。 格式塔心理学采取了胡塞尔的现象学观点,主张心理学研究现象的经验,也就是非心非物的中立经验。在观察现象的经验时要保持现象的本来面目,不能将它分析为感觉元素,并认为现象的经验是整体的或完形的(格式塔),所以称格式塔心理学。主要代表人物是韦特海默、苛勒和科夫卡。他们认为,现象的经验就是整体或格式塔,所谓感觉等元素乃是进行了不自然分析的产物。现实的经验只能证明”感性的组织”。

    韦特海默、苛勒和科夫卡等人提出格式塔心理学的基本理论以后,在社会上和学术界渐渐地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皮尔斯的咨询理论直接受到他们的格式塔思想的影响。德裔美籍心理学家皮尔斯原先是从事心理分析学派的理论研究的,但是在一次心理分析年会上受到很大的打击。从此他彻底脱离心理分析学派,提出格式塔疗法(Gestalt therapy),他认为这种疗法的本质是“我必须对于自己的存在承担一切责任”。这种疗法主张通过增加对自己此时此地躯体状况的知觉,认识被压抑的情绪和需求,整合人格的分裂部分,从而改善不良的适应。

  

二、理论依据

2.1基本前提

皮尔斯认为,如果人要达到成熟,就必须寻找在本身的生活方式中,自己所应负起的责任。当事人的基本目标是去察觉他们正体验到什么及自己做些什么。通过这种察觉达成自我了解,并得到足以修正自我的常识,从而学习到如何对自己的情感、思维和行为负责。由于看重的焦点在于当事人对现实环境的察觉,因而其取向可谓是现象学的;又因为该咨询法的基础是在此时此地,故同时也是存在取向。换言之,此刻的存在,用牵涉到一个人之过去与未来的过渡阶段。因此,该疗法要求当事人将其有关的过去与可能的未来带入此刻,然后直接去体验它们。由此可见,完形咨询法是生动、活泼的,它能实际的增进人们的直接体验,而非仅抽象的谈论情境。同时,该疗法是体验性的,当事人必须去摄取与咨询者交互作用时的情感、思维与行为。完形咨询法的功效取决于当事人在咨询过程中愿意坦露自己的意愿有多少。若有疗效,即是源自于两人愿意坦诚接触,而非由于咨询者所使用的技术或所作的一些合理说明。

咨询者的角色之一是便是设计一个实验(experiments)以增进当事人对自己在做什么及如何做的自我察觉,通过这种察觉使当事人能够看到可以改变他们自己的其他可能选择,当事人因此被要求要自己主动去看、去感觉、去感应和去说明,而不是被动的等待咨询者给他们洞察和答案。

 

2.2主要概念

2.2.1人性观

  完形咨询法的人性观主要以存在哲学与现象学为基础。认为真正的常识是由知觉者的马上体验而产生。咨询的目的并不在分析,而是在于整合一个人不时存在的内在冲突。重新拥有个人曾经否定的部分,以及整合的过程需要逐步渐进,直到当事人坚强得足以继续自己的成长为止。而通过察觉,一个人可以作决断,并且因而生活得更有意义。

  完形咨询法基本上假设个人能有效地处理生活上所发生的问题,特别是能够完全察觉发生在自己周遭的事情。人们经常用种种不同的方式去逃避某些可能面临的特定问题,因此,在其成长过程中往往会形成一些人格上的障碍。对此,完形咨询提供了必要的处理方式与面对挑战的技巧,它帮助当事人朝着整合、坦诚,以及更富有生命力的存在迈进。

 

2.2.2此时此刻

  依皮尔斯之见,除了“此时此刻”,没有东西是存在的。因为往者已矣,来者则尚未来临,只有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完形咨询法的主要理念之一就是:强调此时此刻,强调充分学习、认识、感受现在这一刻,留恋过去就是在逃避体验现在。

  对许多人而言,“现在”这股力量已丧失。他们不知把握此时此刻,却把精力虚掷于感叹过去所犯的错误,苦思冥想该如何变化生活,抑或虚掷精力于未来无止尽的抉择与计划中。当他们把精力投向追忆过去或冥想未来时,“现在”的力量便消失无影踪。为了有效帮助当事人接触现在,完形咨询者常会问“是什么”和“如何”的问题,而很少问“为什么”的问题。为了增进当事人对现时的察觉,咨询者鼓励以现在式对谈。  

 

2.2.3未完成事件

  完形咨询的另一个重要焦点为“未完成事件”(unfinished business),它系指未表达出来的情感,包括:懊悔、愤怒、怨恨、痛苦、焦虑、悲伤、罪恶、遗弃感等。虽然这些情感并未表达出来,但却与鲜明的记忆及想象联结在一起。由于这些情感在知觉领域里并没有被充分体验,因此就在潜意识中徘徊,而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入现实生活里,从而妨碍了自己与他人间的有效接触。未完成事件常会一直持续存在着,直至个人勇于面对并处理这些未表达的情感为止。

     

2.2.4逃避

逃避(avoidance)是一个与未完成事件相关的概念。它所指的是人们用来避免面对未完成事件、避免去体验未竟情境所引发的不愉快情绪所使用的工具。皮尔斯认为,大多数人都宁可逃避体验痛苦的情绪,而不愿去做必要的改变。因此,他们会变得迟钝、无法突破僵局,从而阻碍了成长的可能性。因此,完形咨询者鼓励当事人在咨询阶段,充分表达以前从未直接表达的紧张情绪。

 

2.2.5接触

  接触(contact)在完形咨询的领域里,可说是促成成长与发生改变的必要条件。当大家与环境接触时,改变就无可避免的发生了。接触系通过看、听、嗅、触摸和移动等方式来达成。良好的接触指的是与他人自然地进行交互作用,但仍不失其个人的个体感。 

 

2.2.6能量

  在完形咨询的理念当中,特别注意能量(energy)的问题,包括:它在何处?如何使用?以及如何被阻碍等。能量受到阻碍亦是抗拒接触的另一种形式。它可能表现在身体某些部位的紧张。例如,藉着姿势变换、身体紧缩、颤抖、与别人说话时看别处、音调异常等,但这些仅是极少数的几个例子。

 

三、操作方法及过程

3.1咨询目标

  完形咨询法的基本目标在于达到察觉的状态,以及经由察觉而获得更多的选择,及肩负更多的责任。察觉包括:了解环境、了解自己、接纳自己,以及能与别人会心接触。察觉能力的提升与丰富化,本身被认为就具有疗效。未能察觉的话,则当事人就没有工具去进行人格改变。有了察觉之后,他们就有包容力去面对与接纳自己原先拒绝接受的部分,并能充分地去体会这一部分的主观性。于是他们会变得逐渐统一与完整。在当事人停留在察觉状态时,重要的未完成事件总是会浮现出来,此时就可以在咨询中加以处理。完形咨询法是帮助当事人去注意到自己的察觉历程,使他们因而能够负责,能够有所筛选地做选择。在当事人与咨询员真诚相会的背景下,察觉就会出现。

  

3.2咨询者的功能与角色

 

  当大家面对大家“现在”已成为怎样的人,而不是一味去想大家“应该”要成为怎样的人时,大家就会有更多改变自己的可能性。依此精神,完形咨询法的目标并不是放在要去改变当事人。咨询员的作用在于,通过与当事人的接触,去帮助他们发展自己的察觉能力,以及体验当时他们是怎样的人。咨询员的任务就在于邀请当事人积极投入,藉着对人生抱着实验的态度去学习认识自己,并在咨询历程中尝试新的行为,以及注意自己发生了哪些改变。

  完形咨询者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去留意当事人的肢体动作。当事人的非语言线索可提供咨询者非常丰富的资讯,因为它经常流露出当事人本身未能察觉的感觉。皮尔斯认为,当事人的姿势、行为、手势、声音等动作,均说明了事实的一些真相。他也提出警示,通过语言的沟通常可能形成误导。所以,如果咨询者仅止于注意当事人口语的内容,就容易对一个人的本质形成误解。真正的沟通其实是超越语言文字的。

  因此,咨询者尤需注意当事人的语言与肢体动作间是否有不一致的现象,特别是当事人无时无刻都在避免与现实作充分的接触时,咨询者就必须试着去引导当事人用语言把肢体动作说出来,而变成他们肢体动作的一部分。此外,完形咨询者也必须注重语言形式与人格之间的关系,因当事人的语言形式常流露出情感、思想和态度。完形咨询法强调要去注意当事人的说话习惯,用以增进其自我了解,特别是要借助请当事人注意他们的语言是否与其经验一致?是否与其情绪背离?以此提升当事人的自我了解程度。

  另一方面,咨询者必须温和地面对当事人,帮助他们去察觉语言形式对他们的影响。由于对语言形式的关注,当事人便能增加此刻的察觉,以及自己是如何避免与此时此刻的经验接触。

 

3.3当事人在咨询中的经验

 

  完形咨询法的基本方向就是要使当事人学习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和行为担负起更大的责任。咨询者常以当事人试图逃避的责任来加以质问,同时测试他们是否愿意继续接受咨询,以及想从咨询中学习什么、想如何利用咨询时间等。至于其他的咨询重点尚包括:咨询者与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以及该关系与当事人和其他人之间关系的相似性。因此,当事人在咨询过程中所扮演的是一个积极参与者的角色,他们将要为自己的言行作合理的说明并赋予意义,同时以主动积极的态度来增进自己的察觉能力,并澄清各种关系对自己的意义性。

  

3.4咨询关系

  完形咨询的基本焦点在于咨询者与当事人间一对一的关系。咨询者应对咨询品质、对自己及对当事人的了解程度及当事人能否保持开放的态度负起责任。同时应建立和维持一个良好的咨询环境以促进当事人进行改变。咨询者的经验、洞察力和察觉是达成疗效的基础;而当事人的察觉和反应能力则更是咨询成功的关键。重要的是,当咨询员与当事人会心接触时,咨询员应允许自己受到当事人的影响,并能与对方分享自己的知觉经验。

  完形咨询法不仅希翼当事人展现本来的面目,咨询员与乐于表达他们的反应与对当事人的观察,他们会以适当的方式分享个人的经验,但不会试图操纵当事人。与此同时,咨询者更要对当事人的身体反应有所回馈。借助回馈,当事人可发展出一种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察觉。咨询者尤需以诚心与敏锐的反应面对当事人,在不否定他们的情形下,去挑战他们可能的行为取向。此外,咨询者也必须与当事人共同探索他们内心的恐惧、灾难性的希望、障碍及抗拒。

 

[1] [2] 下一页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完形主义学派

上一篇: 完形疗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